成都商報記者 羅本平 姚永忠 攝影報道
  核心提示
  爺爺含著淚
  曉彬盯著眼前這個目光柔和的陌生老人,不知所措。“彬彬,快叫爺爺。”老師在一旁提醒。“爺爺。”聽到孩子稚嫩的聲音,曉彬爺爺眼眶有些濕潤。
  媽媽也哭了
  出乎在場人們的預料,曉彬看到媽媽後,並沒有顯示出高興的神情。在幼兒園老師教導下,曉彬開口叫了幾聲媽媽。自顧看著兒子的曉彬媽媽,忍不住落淚。
  “想爺爺不?”“想。”
  “認得到爺爺不?”搖頭。
  “爺爺帶你回家,好不好?”“好。”
  昨日下午,曉彬的爺爺和媽媽前往幼兒園與曉彬相見了。在幼兒園不斷讓步的情況下,曉彬爺爺與幼兒園基本達成協議:只需補繳5000元費用。
  昨日,曉彬爺爺身上只有1000多元。雙方約定,今日,曉彬爺爺拿5000元到幼兒園,再到相關部門辦理手續後,即可領走孫子。
  最快今日下午,曉彬就能踏上回家路。
  下午4時 爺孫相見
  第一次見爺爺 曉彬並不膽怯
  昨日下午4時許,曉彬的爺爺和姑姑來到幼兒園。曉彬由老師帶出來時,面對眼前眾多陌生人,並未顯得膽怯。
  看到曉彬走過來,抽著煙的曉彬爺爺突然有些緊張。他藉口找地方丟煙頭,磨蹭一會兒,才走到曉彬面前蹲下,雙手摟住曉彬身子,直直地望著眼前這個一米左右高、此前從未見過面的孫子。曉彬盯著眼前這個目光柔和的陌生老人,不知所措。
  “彬彬,快叫爺爺。”老師在一旁提醒。“爺爺。”聽到孩子稚嫩的聲音,曉彬爺爺眼眶有些濕潤。
  “想爺爺不?”“想。”“認得到爺爺不?”曉彬搖搖頭。“爺爺帶你回家,好不好?”“好。”“來,親爺爺一下。”曉彬爺爺湊過臉頰,曉彬低頭就親了下去。曉彬爺爺換了一邊臉,曉彬又親了一下。
  “你看那是誰?”“姑姑!”曉彬看到人群後的姑姑,放開爺爺奔了過去,一頭扎進姑姑懷裡。此時,姑姑早已兩眼通紅。
  之後,曉彬爺爺把曉彬叫過去,給他看自己手機里的照片,“這是小時候的你,他們傳給我的。”也許是難以抑制心中的激動,曉彬爺爺的手有點發抖。
  在紛擾的人群包圍中,祖孫倆的交流卻非常默契,很難想象兩人是第一次見面。
  下午5時 母子相見
  媽媽幫他剝柿子 曉彬不太自在
  因為此前爺爺和媽媽曾就曉彬的撫養權發生爭執,為避免雙方尷尬,昨日17時許,在幼兒園的溝通下,待曉彬爺爺與姑姑等人離開後,曉彬的媽媽和外婆方纔與曉彬相見。出乎在場人們的預料,曉彬看到媽媽後,並沒有顯示出高興的神情。
  母子倆坐在一起,少有言語上的交流,偶有對視,曉彬則顯示出極度的不自在。在幼兒園老師教導下,曉彬開口叫了幾聲媽媽。自顧看著兒子的曉彬媽媽,忍不住落淚。
  無聊的曉彬從外婆手提的塑料袋內找到一個柿子,取下柿柄,張口就咬。“這樣吃不乾凈,要剝開皮。”媽媽伸手幫他撕開柿子皮,靜靜地看著曉彬吃柿子,又拿出紙巾幫他擦嘴。出於孩童貪玩的天性,曉彬幾次離開座位,丟下媽媽四處跑跳。
  座位上,曉彬媽媽低下頭,默默擦淚。
  據介紹,媽媽和曉彬一起生活的時間非常有限,尤其是離婚後。
  曉彬媽媽想爭撫養權
  爺爺不鬆口
  媽媽:
  擔心孩子成長 想爭取撫養權
  機靈可愛的曉彬即將離去,相處一年多的幼兒園老師們都感覺不舍。昨日,老師們拿出給曉彬新買的衣服為曉彬穿上,並叮囑他:“回去想我們了,就給我們打電話。”
  從隆昌縣出發前,曉彬媽媽和外婆前往銀行取了錢。“當初,他(曉彬)爸一定要自己撫養娃兒,堅決不把孩子的撫養權給我。”曉彬的媽媽說,如果此次接回曉彬後讓她帶,她願意還欠下幼兒園的錢;如果不能帶走孩子,她一分錢也不會出。
  抵達攀枝花後,就曉彬的撫養問題,媽媽、外婆和爺爺、姑姑兩方時有爭辯。“離婚協議中,曉彬是跟著父親一起生活。孩子是鄔家的人,我一定要接回去自己帶。”曉彬爺爺毫不鬆口。為此,雙方一度在飯桌上發生爭吵。
  在幼兒園,曉彬媽媽再次提出想爭取撫養權,“娃兒他爸一天賭,他爺爺又沒有工作。”但對於幼兒園老師提出的走法律途徑申請變更撫養權的建議,曉彬的媽媽和外婆還是有點猶豫:“娃兒他爸一直堅決不同意把娃兒交給我們帶,也不知道能不能爭取得過來。”
  爺爺:
  回去做水果生意 把孫子養大
  目前,刑滿釋放僅幾個月的曉彬爺爺在隆昌縣城租住,暫無工作。接回曉彬後,生活該怎麼辦?曉彬爺爺稱自己以前是做水果生意的,回去後要繼續做水果生意,“本錢有人給,車子有人出。”他稱哪怕打零工,也一定把曉彬帶大,“如果他爸爸回來還是不爭氣,我絕對不允許他把娃兒帶走。”
  園方表示,今日,只要曉彬爺爺能償還5000元,他們將帶著爺孫倆到教育、公安部門辦理相關手續,讓爺爺領走孫子。
  今日,曉彬能否跟爺爺回家,成都商報將繼續關註。
  爸爸現“聲”:我被騙入傳銷組織
  昨日上午11時許,自稱在廣東的曉彬爸爸給曉彬爺爺打來電話。成都商報記者接過曉彬爺爺的手機,與曉彬爸爸進行了簡單交流。“我不會不管娃兒,我是被騙入了傳銷組織。”曉彬爸爸在電話中稱,當初廣東那邊有人喊他過去工作,說每月1萬元,過去後才知道被騙了。
  問及是否需要提供幫助,以擺脫傳銷組織,曉彬爸爸卻稱:“你們找不到在哪兒。”曉彬爸爸的來電號碼歸屬地為廣東佛山。
  對於曉彬爸爸是否被騙入傳銷組織,曉彬的爺爺不太相信:“他從來愛扯謊,之前還說自己被派出所抓了。”
  昨日下午,曉彬爺爺在幼兒園與曉彬見面時,曉彬爸爸也不時打來電話,表示兒子可跟父親回隆昌生活,但如果曉彬媽媽帶走孩子並不讓他見孩子,他不同意。  (原標題:一聲稚嫩的“爺爺” 爺爺濕了眼眶)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ve81vehs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