籲請海巡署強化金門海域巡防能量籲請海巡署強化金門海域巡防能量 立法院第7屆第4會期內政委員會第3次全體委員會議紀錄 時  間 中華民國98年9月30日(星期三)上午9時2分 地  點 本院紅樓202會議室 主  席 張委員慶忠 主席:請陳委員福海質詢。 陳委員福海: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王署長辛苦了!你剛才答復郭委員的時候,說總共有幾個安檢所? 主席:請海巡署王署長答復。 王署長進旺:主席、各位委員。357個。 陳委員福海:你還有幾個沒有去過? 王署長進旺:還有差不多20個。金門有一部分,小金門我去了1趟,第2趟還沒有去。東引我已經去了2趟,彭佳嶼、基隆嶼這些離島比較…… 陳委員福海:為什麼沒有去金門? 王租辦公室署長進旺:我去過1趟,第2趟因為最近這段時間比較忙,本來是在8月底之前要去,現在還要幾個月。大概再3次就可以…… 陳委員福海:我們都很喜歡你去金門,就像總統要到各地訪視,都會選擇金門。金門這五十幾年因為戰地政務,很多地方都沒有被開發,也沒有被發展,所以以總統和各部會的高度,他們都會想到自己可能要先到金門看看。尤其是署長和內政委員會,更應該優先。 王署長進旺:我去了好多趟,但是有少數的所可能某一趟行程正好沒有去。 陳委員福海:太多了。應該要有優先順序才對。 王署長進旺:是的。 陳委員福海:去年你們整個預算我都支持,海巡署整個政策我也全力支持,相對地代表金門和海巡署交朋友。我記得去年6月17日有跟署西服長溝通過幾個個案,可能你忘記了;今年3月16日我又跟你提過。事實上,剛才簡委員和郭委員都提到這個問題。政府只有一個,不分中央,也不分地方,中央也不分各部會。等到發生問題,要我們委員去關心或關說,事實上都來不及了。 海巡是第一線。本席從政20年了,這20年我一直在為基層的岸巡和海巡人員打抱不平。為什麼?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抓的話,當地甚至縣長或民意代表都要去關心;不抓的話,法令又不允許,因為一定要依法行政。那怎麼辦呢? 身為署長,必須要讓底下的人以身為海巡署的同仁為榮。署長要如何去感受海巡署第一線同仁的危機?我去年6月17日就跟你提這個問題,今年3月16日又提過一次,已經兩個會期都跟你提這個問題了酒店打工。我怎麼提?我說,今天不是我們不想做,而是現在要做,但是農委會動植物防檢局有很多規定,財政部有海關緝私條例、海關稅法,和關稅總局核定的許可項目,太多的相關部會,事實上我們都要去做連結。也許你們召開座談會的時候,這些相關單位也都會列席,可是主導這個區塊的時候,是以海巡署為第一線,所以往往也是背黑鍋的。 為什麼我苦口婆心?因為我一直覺得政府真的只有一個,不分中央、不分地方,也不分各部會,我們要如何協助解決第一線鄉親的問題,而且也教育我們鄉親如何朝法制的規範來執勤?當然,所有的法律行為都在協助鄉親來做好。 我在此提幾個問題,也是我第三次告訴你。其實不管我講8分鐘或10分鐘,都只是一個態度。我跟宜蘭民宿你講個案都沒有意義,我們要講彈性和大方向、大格局。早期我跟你講過編制問題,海巡署太重要了!如果說是行政院主計處或相關預算,我想我們內政委員會一定全力來支持,你只要說服你要怎麼做,我們全力來支持。我想各位委員都會來支持這個案子,但是你要大膽說出來。你到底需要什麼?要讓我們知道啊!我們也可以跟財政部講,海岸巡防署很重要,人力不足、編制不足、巡護的船舶不足,這些我們都可以大膽講出來。我們是一個海洋國家,如果我們沒有這些第一線的人員!現在各部會都把你們擺第一,我都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 就像我們金門,我們高層在喝「交杯酒」,可是我們的鄉親很惶恐。上面在「舞」交杯酒,但我們金門的魚不取締可以嗎?西裝外套它開放的項目只有九孔,並沒有魚啊!魚有分大陸魚、台灣魚和金門魚嗎?你怎麼去取締?你不取締可以嗎?也不行。你說我們要去關心或關說嗎?我覺得我們都不想做這樣的事情。所以你們站在第一線所看到的問題,是不是就向農委會講?就跟財政部海關討論開放的項目?或者我們來協調都可以。 第一線像王副署長9月16日也到金門開座談會,說真的,海巡署在開座談會,可算是各部會中的第一名,因為整個開會的氣氛非常融洽,就算如此,之後也不是單一個海巡署就可以把問題處理好的,畢竟要與其他部會一起處理的事務實在太多了,像試辦金門馬祖澎湖與大陸地區通航實施辦法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及第二十八條,就是你們執行的依據,但九份民宿違反這些辦法,你們有辦法去執行嗎? 王署長進旺:開放小三通中轉到台灣地區,這一部分國貿局在8月19日已經公告了,就是這些貨物可以直接到台灣地區,換言之,經過小三通再到台灣,本來是不可以的,現在是可以的,這是正確的做法。 另外,剛才陳委員提到開放的項目,事實上我們也能體會基層在金門地區服勤的痛苦,而且有時東西是很少量的,比方說蚵才10斤、15斤,或是魚的部分,有時也是很難辨別的,但是就我們執法的立場來看,一發現的話就要依法來處理,那就很容易會和當地的漁民或是老百姓有衝突。 陳委員福海:原因就是一、你一知半解,二、你根本就不關心金門,現在大陸來的還是有許可範圍的限制,而不是大陸來金門的就可以來台灣租屋網。 王署長進旺:我知道,就像直航可以到台灣地區,而他們是經過小三通…… 陳委員福海:現在有開放266項。 王署長進旺:是。 陳委員福海:但問題是,魚沒有開放但九孔有開放。 王署長進旺:我剛才談的是開放的項目,而不是所有的。 陳委員福海:你們要突破的就是漁民想要開放的都能夠開放,而不是只在這裡談如何依法執行而已,照理應該協助民眾解決問題才是,而民意代表就是溝通的橋樑,由我們來協調各部會,否則這20年的情況依舊是一樣,這是我第3次提到這件事,下一次的話,你們的預算、政策我都不支持了。 基本上,這應是良性的互動與溝通,我說的話你都有聽進去,也都能夠體會他們的處境,而且從李登輝、陳水扁到馬總統,其實都是酒店打工很虧欠金門的,台灣在發展的時候,金門負責守護第一線,而今台灣發展得很好了,是否也能夠給金門一些機會呢?你說76%多的編補率已經是最高了,可是金門從10萬大軍到現在不到7,000人,我們110公里的海岸線要靠誰來守護呢?所以請你們把第一線的金門放在眼裡好不好?我支持你們,相對你們也要支持我才對。 王署長進旺:是的,編補率一事,上次委員提了兩次。 陳委員福海:另外,釣魚台有所謂12浬,而金門有幾浬呢?事實上,金門並沒有領海基線。 王署長進旺:是的。 陳委員福海:這在未來都是問題。 王署長進旺:是的。 陳委員福海:兩岸未來的發展,金門的確是個重要的地點,所以我們現在就要準備好,而且我們絕對有說服力,讓中央各部西服會都會來支持金門,因為你們實在欠金門太多了,而且金門要的實在太少了,還有,署長好像還沒有去過金門,金門現在雖蓋了一間大樓,但相關設備都還是沒有,所以還請署長能夠多多關心金門。 王署長進旺:其實金門幾個安檢所我有都去過,並不是沒有去過。 陳委員福海:其實第一線的與本席的互動都很好,我也很肯定他們,但是希望上面的長官要好好想想,如何讓第一線的工作人員可以任職於海巡署為榮。在此與署長共勉之。 王署長進旺:方才委員提的這些部分,我們也期盼委員能夠出面協調,海巡署原則上都會支持。謝謝委員。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小型辦公室YAHOO!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ve81vehs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